>   零碎網   >   社会频道   >   正文

【社会】母亲节祝福|我的父亲母亲

爸妈三亚旅游我的父亲母亲今天周末。父亲比母亲大一岁。母亲的心便定了下来。家中一大摊事便全都交给了母亲。母亲如此辛苦支撑这个家。父亲心疼母亲。为了不让母亲再因累而犯病。父亲将缝纫机锁进暗室封了起来。但母亲时时念叨着以前用缝纫机赶工做活时的事。

爸妈三亚旅游

我的父亲母亲

今天周末,响应老妈召唤回家吃大餐。

推开门,熟悉的嗒嗒声立刻传进耳中,一定是老妈又在踩那台老式缝纫机

缝纫机是老式牡丹牌脚踏型的,这不是70年代婚礼上的老三件物什,而是父母艰辛岁月的见证。

父亲比母亲大一岁,生于1938年,这一辈的中国人遭遇了中国历史上几乎所有的灾难和大的变革,像日本侵略*、新中国成立、土改运动、三年自然灾害、*,大跃进、人民公社、生产队、改革开放、国企改制、计划生育等。

见证了中国近八十年的发展史的父母,除了与倭寇斗争、与自然抗争外,还经历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,儿子在十岁时因风疹不能得到有效及时治疗而殒命,女儿在25岁的花季因绝症而撒手人寰。父母是在33岁时生得我。两次丧子之痛,没有让他们颓废委靡,相反,为了能把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支撑下去,他们变得坚强乐观笑对世事。

父母都是有知识有文化的新青年,且是在建国后婚姻法颁布后才谈婚论嫁。据母亲说,在见到军姿飒爽的父亲时,母亲的心便定了下来。而父亲则是心怡已久远近闻名的美人才女---我的母亲。

那时,母亲家中有姐弟五人,姥姥姥爷只是土里刨食吃的农民,哪里供得起五个孩子上学,母亲居中行三,懂事早,便从河北林业技术学校退学挣工分养家。而父亲十几岁便随哥哥参军转战南北,训练有素的军人气质令母亲一见倾心。

婚后,父亲申请转业到地方成为当时被称为“公社”的武装部部长。因工作繁忙且加上路途遥远,以及交通不发达,个人拥有的交通工具只有一辆自行车,父亲每半个月才回家一次,如此,家中一大摊事便全都交给了母亲。虽然父亲在村里人眼中是在外“当官”的,可月薪却并不乐观,为此,母亲绞尽脑汁帮扶家用,特地学了缝纫技术。

童年的记忆中,是缝纫机的嗒嗒声伴着我吃饭、睡觉、玩耍,有时,我会问母亲,“小轮子整天转,在忙什么?”母亲回答,“在给你做漂亮衣服,给你赚钱买冰棍吃。”

再大一点,仍是缝纫机的嗒嗒声伴着我进入梦乡,我知道,母亲在夜里忙着裁剪赶工缝制,白天还要赶集摆地摊。后来,市场不再流行小缝纫机做出的衣服,她便远赴津京唐承等地的服装集散处趸来成品再外卖。母亲如此辛苦支撑这个家,从未向谁道过一声苦,一声累,更未曾拖过父亲的后腿。

父亲心疼母亲,十几年间调了四次工作。随着父亲工作单位的越来越近和回家次数的增多,母亲的身体也在慢慢垮掉。

因餐风宿露,劳累过度,在40岁时,母亲被诊断为乙型肝炎。这是一种传染性的病症,需与家人在饮食上隔离。为治病,母亲不知吃了多少药喝了多少袋汤药。两年后病情终于稳定下来。为了不让母亲再因累而犯病,父亲将缝纫机锁进暗室封了起来。这一锁就是十年。

十年里,生活好转,虽然不用再以缝纫机谋生计,但母亲时时念叨着以前用缝纫机赶工做活时的事。母亲是个闲不住的人,在没有缝纫机相伴的日子里,她做过会计、妇联主任,却唯独没有下过田地做农活,这是她一生中最引以为傲的事,每逢有人问起,她便笑逐颜开,“我家老伴就这点好,一辈子没跟我动过手,一辈子没让我进过田间地头做粗活。”

直到我结婚生女,那天,母亲看着父亲嘴角荡着笑,“现在的婴儿用品不让人放心,万一刺激了咱小外甥女多不好,你把缝纫机抬到这屋,我做几件小衣服。”

婴儿床上的女儿嘴里咿咿呀呀发着声,像是感谢着姥姥的心意,这小宝贝自出生除了吃奶便被姥姥姥爷抱在怀里,左一个亲不够,右一个爱不完。

至此,三口之家变成了三代同堂五口人,家里每天充满着快乐,父母脸上,连同眉梢都在向世人宣布着他们的幸福生活。

帅吧

漂亮吧

今日热点

特别推荐

奇闻轶事

小编精选

热点排行
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