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   零碎網   >   故事频道   >   正文

【胡萝卜】民间故事:皮狐子娘与两姊妹

一个娘拉着三个孩子。原来她娘早被皮狐子(狐狸精)吃了。吃巴了孩子又回去吃他娘。笤帚说。笤帚一看不像娘的手。炊帚一看不像娘的脚。她娘就说。吃了她兄弟吃了她娘。皮狐子娘说。炊帚说。见皮狐子娘出来。炊帚、笤帚好闺女。娘你真想看哪。姊妹俩就往上拔。吃了俺娘吃了俺兄。

淄河边上住着一户人家,一个娘拉着三个孩子,两个闺女一个儿子。这天娘要去走娘家,临走嘱咐俩闺女:“炊帚笤帚听着,我和你兄弟去你姥娘家待几天,晚上你俩要早点关门睡觉。”“好哇,您走吧!”娘就抱着小兄弟走了。

第二天不见娘回来,姊妹俩就到村头去接。接到天黑也没接到,姊妹俩心里好着急。

原来她娘早被皮狐子狐狸精)吃了。那天娘抱着兄弟走着走着走累了,刚坐下休息,就见她亲娘来接她了。一把把孩子抱到怀里说:“好个死妮子,这么个孩子看把你累的!我先把他抱家里去了。”姥娘抱外甥,最地道不过了。岂不知抱出去没多远就把他吃巴了。

吃巴了孩子又回去吃他娘。他娘正坐在那里打盹哩。“好你个死妮子,看把你困的!”她早就放出臊把她熏得迷迷糊糊,她当然要困了。“趁着你犯困我给你拿拿虱子吧!”就动手给她拿虱子。逮住一个“嘎嘣”放嘴里吃了,岂不知她哪里是拿虱子,是一指甲一指甲掐人的肉哩。不到半个时辰就把孩子他娘一指甲一指甲地掐巴着吃了。

再说这天晚上姊妹俩刚把门关好,就听着外面有人叫:“炊帚、笤帚开门啊,炊帚、笤帚开门啊!”姊妹俩急忙起来,端着灯来到大门前。

炊帚问:“谁呀?”

“好你个死妮子,连你娘的声都听不出来了!”

“娘?娘的嗓音比你嫩呀。”

“好你个死妮子,是我和你姥娘说话说哑了喉咙哩。”

笤帚说:“你伸过手来俺看看!”外面就伸进来一只手,活像个粪叉子。

笤帚一看不像娘的手,就说:“你不是俺娘,俺娘的指头比你的细哩。”

“咳,这是我走道甩拉的哩。”

炊帚又说:“你伸过脚来俺看看!”外面就伸过来一只脚,活像个黑面饽饽子。

炊帚一看不像娘的脚,就说:“你不是俺娘,俺娘的脚又小又尖。”

“咳,我这是走道闯达的哩。”

炊帚还不信,又说:“你伸过脸来俺看看!”一看那脸还真有点像,就是脸上有麻子。炊帚就说:“俺娘脸上光堂堂的,你脸上怎么有麻子呢?”

“咳,我这是在你姥娘家豆子囤里睡觉硌的哩。好闺女,快开门吧!”姊妹俩这才开了门,和娘进屋睡了觉。

睡了一觉,笤帚觉着被窝里毛茸茸的,就问:“娘,你怎么还长着尾巴呀?”

“咳,什么尾巴?这是你姥娘给的一绺子丝,我忘了收起来呢。死妮子哪里这些事来,快睡你的觉吧!”这就把那尾巴挽拉挽拉收起来了。

一会又听见她娘嘎吱嘎吱吃东西。笤帚就问:“娘,你吃的啥呀?”

她娘就说:“这两天我光咳嗽,你姥娘给了我两个红萝卜压咳嗽哩。”

笤帚就说:“给我个吃吧!”她娘就撂了一个给她。她接手里一摸,哪里是什么红萝卜,原来是她亲娘的中拇指头呀,那顶针子还在上面戴着呢。姊妹俩这才明白来的是个皮狐子精。吃了她兄弟吃了她娘,又来打她姊妹俩的主意。

过了一会,笤帚说是要拉屎。皮狐子娘说:“到门后头去拉吧!”

笤帚说:“俺不,门神护爷不依。”

炊帚又说是要尿尿。皮狐子娘说:“到灶旮旯尿吧!”

炊帚说:“俺不,灶王爷不依。”

皮狐子娘说:“那怎么着?”

“俺姊妹俩做着伴出去!”

那就出去吧,皮狐子娘就答应了。

一出去,姊妹俩就去搬来了煎饼鏊子,支在那棵大榆树底下,点上火把它烧得热热的。又找来一根长绳子,姊妹俩这就带着绳子上了树。

煎饼鏊子

这时节天也就五更头了。姊妹俩就在树上喊:“东来的风西来的风,好凉快呀!”“南来的客北来的客,都来看花轿啊!”一盘子把个皮狐子娘喊出来了:“两个死妮子在树上疯啥呀?”

见皮狐子娘出来,两个喊得更欢了:

“都来看花轿啊,大娶媳妇的哩!”

“两乘大花轿啊,大娶媳妇的哩!”

皮狐子娘可急坏了,又想看新鲜又不会爬树,就央求两个闺女:“炊帚、笤帚好闺女,快下来把俺弄上去,俺也要看看那花轿哩。”

“娘你真想看哪?俺这里有根绳子,你把绳子捆腰上,俺俩把你拔上来。”

等她把自己捆结实了,姊妹俩就往上拔,一边拔一边唱:

皮狐子娘你好狠心,

吃了俺娘吃了俺兄,

还带吃俺姊妹俩哩,

——想朝迷去吧你!

刚刚拔上二尺高,姊妹俩把手一松,滋啦——皮狐子娘一腚跌在鏊子上。就又唱:

皮狐子娘你好狠心,

拔一拔蹲一蹲!

拔一拔!

蹲一蹲!

一拔一蹲,一拔一蹲,滋啦,滋啦,不几下她就现了原形,果然是只大花狐狸躺在地上了。

今日热点

特别推荐

奇闻轶事

小编精选

热点排行

热门推荐